头部通用 千亿国际娱乐老虎机

山西日报:项目部里的年轻人

2017年02月08日 点击量:稿件编辑:佚名 【字体:

转自《山西日报》2月7日二版头条

  临县木瓜坪乡杨家岩村附近的榆林沟,窄的地方相距不过百米,两面数十米高的黄土悬崖直立。少有人知,在这样一个荒凉的山坳里,在距地面270多米深的地下,集聚了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,还有他们日夜相伴的世界最先进的掘进机——TBM。

  2月2日,农历正月初六。道路在沟里蜿蜒。3个多小时的奔波后,我们终于来到了大水网中部引黄工程TBM2标段项目部。

  中部引黄工程是我省“大水网”四大骨干工程之一。一年来,近万名施工人员24小时轮班作业、昼夜不息奋战在工程一线,去年完成隧洞掘进及管道铺设257.2公里。

李志敏:面对挑战攻关无止境

  虽然一身工装,依然清秀儒雅。今年33岁的李志敏是TBM2标段项目副经理。能走到今天,他说学习是他最大的动能。

  由于进洞坡度远远大于常规小火车的运输极限,材料和人员运输存在很大安全隐患。怎么办?项目部最后找了一家专门制造胶轮车的特种设备厂家,经过一年多的研讨,共同研发制造了胶轮车,利用胶轮车牵引列车编组来运输材料,确保了大坡度支洞运输安全。

  掘进机在深达300多米的地下工作,地质结构复杂,坚硬岩的出现又把他们拦下了。怎么办?项目部与刀具厂家一起想办法,一方面提高刀具的适应能力,一方面保证设备的掘进时间,找到掘进机总推力跟掘进速度的平衡点,降低了成本,提高了效率,为硬岩施工积累了丰富经验。

  李志敏说,工程随时都会有问题,我们随时准备应对。对于他来说新的一年又有了新的追求。他告诉记者,中部引黄工程TBM2标段是清华大学水利学院教授刘晓丽的科研项目基地,刘教授对他和他的伙伴们关于TBM掘进对围岩扰动的专业知识极为赞赏,鼓励他去考清华的研究生。考吗?考。

王兵:耐心是对我最大的考验

  下午5时58分,王兵和伙伴们乘坐的载人车驶出了洞口。今天他这个班交接了近两个小时。这意味着他在洞里待了10个多小时。

  王兵,90后,一名TBM掘进机操作手。红色的安全帽下,一张清秀的面庞。

  早上6时半起床,食堂吃早饭,更换工作服、戴口罩、耳塞、安全帽等防护用品。7时10分左右前往进洞乘车登记处。载人车到位点名核实人数后陆续上车。7时半准时发车,大约半小时之后才能到达工作岗位。这几乎是王兵上岗的固定程序。

  在调度室,监控设备清晰地呈现出地下270多米深的工作情景。岗位交接、检修TBM掘进机的各种设备、开始掘进。对于像王兵这样的掘进手们来说,每天的检修是他们的大课,丝毫不能马虎,整个检修过程大约需要3小时。有时,遇到岩石过硬时,10分钟能完成的工作可能需要半小时甚至一小时来完成,常常误了饭点。

  3年多了,岗位不变,工作不变。虽然很辛苦,但是他说很快乐。

  在这个项目部,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年轻人,项目负责人赵勇力如数家珍:副总工程师兼质检部部长夏建3年回过3次家;设备部副部长郭瑞结完婚就回到岗位;总工宋金平放弃年薪30万元的机遇留在工地……


 

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