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通用 千亿国际娱乐老虎机

山西晚报:郭广兹-到西南去,每天行军百余里

2011年11月01日 点击量:稿件编辑:山西晚报 【字体:

 

山西晚报:郭广兹-到西南去,每天行军百余里

郭广兹(右一)(1932年2月8日-)山西省临汾市临汾县(现临汾市尧都区)人,1950年7月14日于成都加入中国共产党,先于四川医学院工农速成中学读书,先于四川大学工农速成中学,后转学回到山西。毕业后分配到了汾河水库,再后来成为省水利建筑工程局职工,直到退休。


 

信仰之路


 

“排长告诉我,你记着1950年7月14日就好了,你的入党申请是这一天批准的。”这个日子此后便牢牢地刻在了郭广兹的脑子里。他说,当时没有面对着党旗宣誓的庄严,没有宣读誓言的气宇轩昂,就连成为预备党员的惊喜也转眼就被局势的紧张气氛所替代。郭广兹入党的时候,正是建国初期。1949年10月,17岁的他响应国家“打到大西南,解放全中国”的号召,随军南下,解放成都,进驻当地,并在半年中成为了西北军政大学绥蒙分校警卫排的一名党员。61年过去了,郭广兹听从排长的教导,牢牢地记着自己成为党员的那一天。警卫排一共四十多人,除了排长、指导员、班长三个党员,他是战士中第一个入党的。


 

郭广兹的老家在临汾。1942年到1943年间,这个小村周围就住着八路军,村里住着日本兵的一个小队,还有警备队的30多人。“有一天晚上枪炮响了一夜,日本兵和警备队都被打跑了。”村子也就解放了,八路军进驻之后,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,在这些宣传下,郭广兹参加了儿童团,站岗放哨,守护消息树,十来岁的男孩子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。“那时我就跟着部队跑十多里路,割电线、破坏铁路,根本不懂得害怕。只知道打鬼子为群众办事的就是好人,日本鬼子和阎锡山都是坏人。”后来部队走了,胡宗南的队伍又返回来了。郭广兹便去县城一家照相馆做了学徒工。


 

1949年8月,17岁的郭广兹报名参军了。成为了当时西北军政大学在临汾成立的绥蒙分校的一名战士。在“打到大西南,解放全中国”的局势下,部队南下,学校番号改成了五梯四支队。“当时随部队先从临汾走到风陵渡,又从风陵渡走到潼关,再坐火车到西安,倒车到宝鸡,之后便一路从宝鸡走到成都,每天大约行路百余里。”


 

1950年初,成都解放,部队入城驻防。“城里还有不少国民党的残余势力,情况复杂,局势很乱,一般上街都要五六个人一起出去,绝对不能单独出行。”郭广兹当时在西北军政大学警卫排做警卫,站岗放哨、保卫部队领导的安全,让他不敢有丝毫放松。到了成都不久,郭广兹就有了入党的想法,写了入党申请。“大约也就是普通信纸半张略大一些的纸上,自己文化程度也低,那张纸尚没有写满。不过遵守党纲党章,永不叛党,永远忠于党是一定写了。”从参军到解放成都,郭广兹一路的表现都符合一个党员的要求,申请提交半年后,他被批准入党了,成为警卫排的第一个党员战士。“60多年来,我都始终记着听党的话,听从党的安排,尽力把工作搞好。我没有做过什么丰功伟绩的事情,但是绝不能给党的脸上抹黑,我不亏心。”

 

稿件来源:山西晚报


相关阅读: